沐雲修不答反問:“若我將那個擅長用蠱的人尋來,王妃是不是還會讓他有其他的方式駐顏?”

定北王妃苦笑一聲:“你應該知道,我這些年來能盛寵不衰,和我的容貌有脫不了的乾係。”

“且現在王爺懷疑我被前定北王妃附身,我若不能恢複容貌,便會徹底失寵!”

沐雲修的眸光微斂:“我欠王妃一條命,自然會全力幫王妃。”

“隻是蠱蟲之事,太過邪門,這一次過後,王妃還是少碰為妙。”

定北王妃點頭:“我這一次也在這件事情上吃了大苦頭。”

“如果不是形勢所迫,我絕不會再碰這種東西。”

沐雲修知道她是聰明人,這種事情不需要他多說。

他便又道:“王爺那邊,我會去周旋,蠱醫我晚一點會親自將他送過來。”

他所謂的蠱醫指的是姬萌魚。

上次姬萌魚在福壽寺臨陣倒戈,這事讓沐雲修十分生氣。

沐雲修脫險後,設了個陷阱讓姬萌魚鑽了進去,然後就被他抓回了戎州。

這段時間沐雲修用了些手段,把姬萌魚折磨的生不如死,卻還留了姬萌魚一條命。

他原本想找個機會把姬萌魚處置了,冇想到會在這個時候派上用場。

定北王妃鬆了一大口氣,叮囑他:“這一次是世子把我害成這樣的。”

“我和他交手多年,知道他的能耐,他這一次從玉城回來,身邊應該帶了個很厲害的人物回來。”

“王爺讓你查清這件事情,你最好藉著這個由頭把世子身邊的人給清理了。”

沐雲修的眸光微沉:“世子這一次總共也隻帶了兩個婢女兩個侍衛回來。”

“他們我都查過,並冇有問題。”

定北王妃的眼裡染上了殺氣:“很可能他還帶了第五個人回來,隻是那人藏匿的極深,我們不知道。”

“也可能是他身邊的這四個人裡藏了個高手,如果真是這四個人裡的一個,那麼這個人的心機必定極深。”

“他能躲過你我的盤查和試探,那纔是真正的可怕。”

“為了保險起見,我想把他們全殺了!”

沐雲修不讚成定北王妃的做法:“若不是他們,豈不是會傷及無辜?”

“這事我會細查,傷及無辜的事情我不會做。”

定北王妃笑道:“你還是如此菩薩心腸。”

“隻是這世上很多事情,菩薩心腸行事,很可能會適得其反。”

沐雲修淡聲道:“我行事追求本心,殺該殺的人。”

“和大局不相乾的人,我不會動手。”

定北王妃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輕輕歎息了一聲:“殺人的事情我不勉強你,但是那個幕後之人你一定要查出來。”

沐雲修點頭:“那是自然。”

他走後,定北人王妃把手裡的杯盞砸在地上,罵道:“婦人之仁!”

弄琴勸她:“王妃又不是不知道軍師是個什麼樣的人,他這人一向不主張動屠刀。”

“隻是他是天底下難得的聰明人,這事交給他去查,必定能查個水落石出。”

定北王妃歎氣:“他若能殺伐果斷一點,我斷不會像今日這樣被動。”

“如果可以,我真想派人把陸閒塵給剁了!”

她上次派了身邊最厲害的毒醫過去,最終的結果是有去無回。

她又不能明麵上殺陸閒塵,隻能暗中派人過去。

就現在陸閒塵那邊展現出來的戰鬥力,隻怕不管她派什麼人過去,都會是肉包子打狗,有去無回。

定北王妃心思深沉,行事果斷,她已經很多年冇有這麼憋屈過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