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話語裡麵,分明就是在炫耀嘲諷。

什麼狗屁禮物,他纔不稀罕,還要先欠著,簡直可惡!

他想要的,是宋寧寧。

君曆衍,你給我等著!

要是以後,讓我找到了你,我一定不會手下留情的!

容齊在心裡暗暗發誓。

時間還早,等到他拿到天下,他定然會讓宋寧寧回到他的身邊。

宋寧寧是他的,誰也搶不走。

……

京城。

秦羽吃了敗仗回來。

女皇震怒,還有張睿,也打算將事情推到秦羽身上,最好,讓女皇殺了他。

“啟稟女皇陛下,以臣看,秦將軍是冇有用心吧,亦或者是故意輸掉的!他根本就不想為女皇陛下效力,一向身經百戰的秦將軍,就敗得如此快,實在是讓人難以信服!”張睿出言說道。

心兒聽到兵敗了,她心裡也是氣惱。

難道這江山,她註定是守不住嗎?

“臣附議!”

“臣附議!”

“請女皇陛下,處置秦羽!”

張睿的那些狗腿子,立馬開始附和。

既然打不了仗,那麼,就去死吧!

“秦羽,你怎麼說?朕想要聽聽你的意見。”心兒問道。

“臣無話可說!”

“好,來人,將秦羽拖下去,斬了!”心兒下令。

“慢著,女皇陛下,臣有一個秘密,可否用來交換臣的一條命!”

“秘密?秦羽,你在玩兒什麼花樣啊!女皇陛下,可萬萬不能相信他啊,他花言巧語!”張睿趕緊說道。

“張睿,花言巧語的人是你吧!大周若不是有你這樣的奸佞在,又怎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!該死的人是你!”秦羽怒視著他。

“秦羽,你到底有什麼秘密?”心兒問道。

“女皇陛下,你聽了,一定會很震驚的。”

“好,朕與你做交易,你說吧,到底什麼秘密?”

“這個秘密,隻能說給女皇陛下一個人聽!”

“女皇陛下,秦羽是故弄玄虛!”張睿再次說道,讓心兒不要相信他。

“退朝!把秦羽給朕帶過來!”心兒很好奇,這秦羽到底有什麼秘密。

秦羽被帶到禦書房了。

“秦羽,現在已經冇有人了,你可以把你的秘密告訴朕了吧!若不是一個好事情的話,朕同樣會要你的腦袋!你可彆戲弄朕!”

“是,女皇陛下,臣這次西洲之行,雖然兵敗了,但是,臣卻發現了一個人,君曆衍,君曆衍他還活著,他出現在了涼州城!”

“什麼!你說什麼,衍哥哥還活著!”心兒果然震驚了。

自從那次冰凝告訴她君曆衍死了以後,她便真的相信了。

因為冰凝的毒,是解不開的!隻有死路一條,她很清楚。

往後的幾年時間,她也全當君曆衍死了!

“女皇陛下,臣不敢欺瞞,這都是真的,而且,他就和周暖在一起!”

“周暖!”心兒篡緊了手指,心裡妒忌得快要發狂了。

衍哥哥還活著,竟然和那個女人在一起!

他就那麼喜歡她嗎?

“秦羽,你說得可是真的,若朕知道你騙了朕,朕會誅你九族!”

“臣不敢欺瞞女皇陛下,這是臣的一個密探,偶然得到的訊息,當年,周暖帶著君曆衍,去了南詔,找了族長醫治,所以君曆衍才撿回一條命!並且在南詔修養了一年。”

“隻要他還活著,那就好了……他還活著……”心兒現在,抑製不住心中的激動。

雖然有著恨意,可得著君曆衍還活著,這是她最近,最高興的事情了。

“衍哥哥……”心兒笑了,嘴裡喊著君曆衍的名字。

秦羽打量著她,看來,宋寧寧說得冇錯,這個訊息,的確讓女皇感到震驚。

當初,秦羽和他們商量的事情,宋寧寧便讓人帶了信給秦羽。

她知道秦羽兵敗以後,回到京城,女皇陛下一定不會放過她的。

還有張睿,必然會趁機落井下石。

於是,她便替秦羽想了一個辦法,將君曆衍還活著的訊息,告訴秦羽。

讓他以此來和心兒做交易,方可保自己一條命!

秦羽安然無恙地從禦書房裡麵走了出來,張睿等人,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。

女皇陛下竟然真的放了他。

“來人,叫冰凝進來!”

一會兒,冰凝來了。

“女皇陛下……”

冰凝見心兒的樣子,也是不解

“冰凝,告訴你一個好訊息,衍哥哥他還活著!他還活著啊!”心兒激動地說道。

“不可能!這不可能!”冰凝立馬否定了。

君曆衍明明中了她的毒箭,他怎麼可能還活著。

她的毒,一向都是準確無誤的。

“是真的,冰凝,秦羽說了,衍哥哥被周暖帶到了南詔,讓南詔的人給治好了,所以這一年以來,衍哥哥都在南詔養傷,難怪,我讓張睿找了他的屍體許久,一直都冇有訊息,竟然是去了南詔!”

冰凝忽然間愣住了。

南詔……

那個女人,竟然帶著君曆衍去南詔!

如今南詔人已經隱藏在深山裡麵了,連她都找不到,居然讓周暖給找到了!

若是回了南詔的話,冰凝這下倒是相信了。

南詔是一個很神奇的部落,連互換靈魂這樣的事情都有記載,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呢!

“冰凝,朕警告你,朕喜歡衍哥哥,下一次,若是你還殺了他,朕絕不繞你!你聽見了嗎?”

“是,女皇陛下!”

“朕叫你來,不僅僅是要告訴你這個訊息,還有讓你去做一件事情,派人去找衍哥哥還有周暖,我要你除掉周暖,這是我唯一的要求,至於衍哥哥,你不準再傷害他了,你清楚了嗎?”

“臣清楚了。”

“下去辦吧!朕要儘快得到訊息!”

“是,女皇陛下!”

冰凝心事重重地離開了禦書房,心中有些感慨。

這君曆衍的命還真是大。

上一次冇能殺了他,這一次恐怕就冇有那麼容易了。

而且女皇陛下下了命令,她不準殺君曆衍,這件事情,就難辦了。

冰凝打算,暫時派錦衣衛的密探出去,找到君曆衍和周暖的行蹤,先殺了周暖再說。

一切都是她搞的鬼,這個女人,決不能再留下來了。

……